当前位置:
首页 > 扶贫概况
精准扶贫搬上武穴春晚大舞台
发布日期:2017-02-10 浏览次数: 字体:[ ]

    2017年武穴市春节联欢晚会于元月21日即腊月廿四小年夜在武穴影剧院隆重举行。晚会上第一次把党和政府最大的民生工程“精准扶贫”搬上春晚大舞台,节目的名称叫《挖根》,反映的是武穴市委派出的花桥镇杨二岭村驻村帮扶工作队第一书记,为帮助结对帮扶户创办扶贫产业,瞒着妻子从家里“偷来”几万元钱,帮贫困户搞特种养殖,并承诺:“赚钱了让贫困户受益,亏本了则由帮扶干部承担,让贫困户承担零风险。因当年遭遇历史罕见的洪涝灾害,投入血本无归,为帮贫困户挖掉“穷根”,工作队再次以个人资产担保,从银行贷款,帮贫困户引进牲猪配种养殖项目而获得成功。

    节目的表演形式是以纯正的武穴地方方言对白的语言类小品节目,耳熟能详,亲切的乡音,加以的表演赢得了观众阵阵的热烈掌声。

 

 

 

 

 

 

附:原始剧本

挖  根

武穴方言小品

  编剧:卢自成

 

时间:2016年冬某日

地点:武穴市某镇

人物:鲁刚,男,33岁,市城乡规划局扶贫干部

陈莉,女,31岁,个体户,鲁妻

宋志,男,34岁,花桥镇扶贫办干部

何虹,女,58岁,花桥某村贫困户

 

[幕启:大屏幕显示:花桥镇办公楼外景]

 

陈(怒冲冲上):你说怄气不怄气?老鼠咬了猫儿背,俺存在银行的钱长翅膀飞了不说,银行还说俺倒欠他们二万七。俺一冇买车,二冇买房,又冇搞么子贷款按揭,欠银行么子钱?我男人这段时间经常不回家,打嘿电话又不接,莫非。。。。。哼,俺今天就去花桥找嘿,打破沙锅问到底。呃,俺先去找他的同学敲个边鼓听听声,打打边锣听听音(下)。

宋(扛把锄头上)接电话:喂?你好!我是宋志,哎呀,陈莉呀,什么风把你这个大美女吹来了?找我有点事?莫玩忽悠我啦,想你家帅哥了吧,什么?真的是找我?你已到大院门口了?(对观众):完了,完了,现在想躲都躲不脱。

陈(上):大领导,你想躲谁呀?躲俺吗?

宋:呵呵,么可能呢,稀客,欢迎,欢迎!

陈:你这是要出门呀?

宋:是啊,到柏树村挖坑。

陈:挖坑搞么事啊?

宋:帮贫困户栽树,你找我是?

陈:挖根。

宋:找我挖什么根呀?

陈:挖钱根。

宋:哈哈!挖穷根?你真会开玩笑,谁不晓得你陈莉人长得漂亮,脑瓜又灵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水果店开得风生水起,餐餐吃辣又喝香……装么子穷呀?

陈:(佯怒)装穷?你说俺装么子穷?俺今天找你,就是要问问你,为么事钱存在银行里打了漂,人站着说话还闪了腰。

宋:闪了腰?不碍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找个大夫推一推,敲一敲?

陈:莫打岔哈。

宋:冇打岔,你说,你说。

陈:那好,我问你,你和俺家男人是不是真同学?

宋:是啊,嫡亲的同窗同学,如假包换。

陈:那我问你,他到你们柏树村当么子第一书记,是不是你们俩串通一气,商量好的?

宋:这个……这个……

陈:别这个那个的,你只说是,还是不是?

宋:这个嘛?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陈:此话怎讲?

宋:说是,是因为党中央发出了“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号召,要在建党一百周年之前扶贫攻坚,你老公是俺武穴规划局的后备干部,又年青又优秀,当柏树村第一书记既合条件,又能发挥他的才能,是党组织对他的培养和信任。

陈:那说不是呢?

宋:说不是,是因为事前,我根本不知道,事后我才喜得一跳,有他来助阵,我这个镇扶贫办主任就像老虎插了翅膀。

陈:老虎还插了翅膀?

宋:对,这叫如虎添翼。

陈:只可惜这翅膀没长在老虎身上,倒是长在俺家存折上了吧?

宋: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装糊涂?

宋:啊?你是说借钱的事吧?

陈:我说你和俺家臭男人一个鼻孔眼出气的吧?快说,你为么事借钱?借了多少。

宋:我……我……(对观众)我冇借过一分钱,么晓得借了多少呀?

陈:我什么我?

宋:我借钱是因为今年大洪灾时,我老丈人家的房子被大水冲垮了。

陈:你老丈人家?你老丈人家不是在河北石家庄么?(对观众)大家都知道,今年上半年只有南方发大水,北方大干旱,对不?扯白也不搭个炮架哈。

陈:那你借了多少?

宋:哎呀,我实在记不清楚了,不是三万,就是五万,好像是八万吧?

陈:别编了,你还是打个电话,把鲁刚叫来吧。

宋:叫你老公来?

宋:他可能到余川开“一抗四保”现场会去了。

陈:到天边去了,你也要当我面打他电话,记住,别说我在你这里。

宋:(旁白)这个电话,真不能打,一打就穿帮了。

陈:(旁白)这个电话必须打,一打就能挖到根了。(对宋)你打还是不打,打,我还认你这个兄长,不打,我今天就耗在这里了。

宋:好,我打,我打(拨鲁手机号)。这真叫不是冤家不碰头…

鲁:(拄个拐杖上)喂?宋代主任呀,我说兄弟哎,俺今天出院,你也不来接一下呀?算啦,俺已在门口了。

宋:嗯已到门口了,哎哟,真是冤家路窄呀。

鲁:什么?冤家,谁是冤家呀?

陈:我,我呀!

宋:完了,完了,穿帮罗!

鲁:(见陈大吃一惊,转身就想走……)

陈:站住,想跑?

鲁:站住了,不跑。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跑就不跑。(一扭身跌倒)

宋、陈:哎呀……

(扶鲁站起,陈顺手捡起一个本子)

陈:哟,这是怎么啦?翻人家寡妇后墙啦?

鲁:别幸灾乐祸,你来干什么?

陈:你还问我?你说家里存的钱么没啦?银行反倒找上门来要还贷款,这究竟是回什么事?

宋:不是告诉你了,我借了……

鲁:(一咬牙)是我拿了存款,也是我担保帮别人贷了款。

陈:天哪,你一不少吃,二不缺穿,三不喝酒,四不抽烟,你拿估多钱做么事?

鲁:不在你手上吗?

陈:我手上?(看捡的本子)扶贫日记?

陈:(念)今借到鲁刚人民币五万元整,今欠到鲁刚担保贷款二万五千元加利息二千元,欠款人何虹,2016年3月10日。何虹?何虹……原来你背着我,把俺做小本生意积的一点血汗钱给你初恋情人啦?你?……你……(扑向鲁,宋急忙去拉。三人扭成一团)

鲁:哎哟,嗯莫瞎粘舍。

陈:我瞎粘?何虹不就是那个当年一脚踹了你的初恋情人吗?俺死了活转来也记得那个女人叫何虹。何——虹。

何(急上):哎—,谁喊俺?嗬,是鲁书记、宋主任,你们都在哈。

鲁、宋:大娘,您怎么来啦?

陈:你也叫何虹?

何:大妹子,你是?

宋:她是鲁刚同志的爱人。

何:哟,好漂亮的美女哈,(对观众)城里假儿呀,气质就是好,这是怎么了?一见面就翘着嘴呀?

陈:你问嘿。

鲁:(对陈欲说又止,一脸无奈)

宋:大娘,进屋再说吧。

何:进屋就不必了吧,俺今日是专门来找鲁书记的。

鲁:大娘,您郎嘎找我有么事?

何:俺问你,今年发大水之前是不是你一劝二劝要俺家在仓头圩里种西瓜?

鲁:大娘我。。。。。。

何:是不是你左说右说让俺家挖了一亩鱼池养牛蛙?

鲁:是……

何:你还说包赚不赔,赚了归俺,赔了算你的?

鲁:说了。(陈掐鲁)

何:那结果么样?

陈:泡汤了?

何:是的呀,俺记得从6月18日开始,老天爷像是死了娘,哭了三九二十七天,淹死了俺那刚开花的西瓜,跑光了正打籽的牛蛙。

陈:哎呀,大娘,你这损失也太大了。

何:防汛过后,你说要一抗四保,堤内损失堤外补,夏季损失秋季补,动员俺家搞湖羊养殖。

陈:湖羊养殖?

何:宋主任、鲁书记给我们村培训湖羊养殖技术,还给我们送来了种羊,听说我有资金困难,鲁书记还帮我担保贷款两万五千元。

陈:哦,湖羊养殖没亏吧?

何:这一回呀,赚代了哇,有了宋主任、鲁书记的帮助,一头头湖羊膘肥体壮的,又碰上今年羊肉价格好,我估计今年上半年的损失啊,都能够挽回来啊。

鲁:真的么?那太好了。

何:我是好了,可你不好舍!

鲁:我怎么啦?

何:你看你,脚打伤了,也不告诉大娘一声。

宋:大娘,他的脚是全市查处“三违”,在拆违时被砖砸伤的。

何:俺不管他是拆什么三违四围,嘿不该瞒着大娘啊,还说么子真情扶贫,把贫困户当亲人,有亲人受伤了做娘的不晓得的么?

鲁:大娘,俺这脚不是已经好了吗?

何:大娘知道,你这脚是好了,可你的心里有难处。

鲁:没有哇!

何:没有?上半年你借给俺家五万块钱,让俺家种西瓜、挖鱼池,俺不蛮愿意,你说种好了西瓜就是种下了致富瓜,挖好了鱼池就是挖断了穷根。

鲁:可是……

何:洪水无情,能怪你么?

鲁:我不是说了,赚了归你们,亏了我兜底嘛。

陈:我怕你是吃了灯草灰——说得真轻巧。

鲁:你?!

何:莫急,好妹子,听俺把话说完。

鲁、宋:您郎嘎请讲。

何:这下半年,你又送种羊,又帮俺担保贷款。

鲁:大娘,送种羊是镇政府扶贫办的扶贫救灾措施。

何:俺知道,俺永远忘不了共产党好。俺还知道,你鲁书记是瞒着老婆拿了五万块,还有担保的二万五千块已到期,银行天天催,所以,大娘说你心里有难处。

鲁:没有哇大娘,真的,这事你就莫搁在心上,我自有办法解决。

陈:嗯有么事办法啊?

何:妹呀,嗯莫急啊,大娘是个明事理的,今天我把秋粮卖的钱和湖羊养殖收入拿来了(掏钱),这一共是两万七,你们快去把银行贷款还了。

鲁:不行啊,大娘,我说了,赔了我兜底。

何:嗯就莫推了,妹呀,俺这里还有两万五千块,你先拿上,剩下的两万五千块,先欠着哈。有了今年种西瓜养牛蛙的经验,明年我还接着干,今年下年党和政府加固了的丰收圩堤坝,我相信,明年再大的洪水也淹不死我的西瓜,冲不跑我的牛蛙。

陈:这,不合适吧(推让不接钱……)。

鲁:慢,大娘,这两万五哪来的?

何:俺把湖羊养殖场转让啦。

鲁、宋(大惊):不行,绝对不行,这湖羊养殖刚有了效益,怎么能转给别人呢?

陈:是啊,你们这一路辛劳扶贫,千万不能划个圆圈让它又成了零呀!

何:你们就别管了

陈:不管可不行啊!我得撑我老公的台子啊。

鲁:那嗯不挖我的根啦?

陈:挖你个头,等你帮大娘挖了穷根再说。

宋:那现在怎么办?

陈:什么怎么办?大娘,这钱你拿着,咱们去把养殖场要回来,等嗯赚了钱再还给我!

何:好哇,有了党的领导,有了你们这些扶贫干部的帮助,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呀,将会是芝麻开花。。。。。

众:怎么说?

何:节节高呀!(众笑)

宋:走,我们要养殖场去。

何:等等!

众:怎么了?

何:我们还没给大家拜年呢?

众:恭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剧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