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扶贫概况
武穴人民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发布日期:2017-04-19 浏览次数: 字体:[ ]

1938年广济抗日阻击战始末

 

 

8月29日~30日  我军68军刘汝明119师在黄梅县正面作战和84军及29集团军,被日军中间突破,向广济县东北高地转移,日寇主力即向我广济进犯,我军立即顽强抗击。

8月31日  日寇中野、佐野、原田等联队,兵分三路入侵广济:一路从黄梅县大河铺黄广公路向我龙头寨、塔儿寨等地进犯;二路从黄梅县苦竹口向我48军176师双城驿防线进犯;三路从黄梅县白湖渡向我68军刘汝明119师毕家寨、破山口、凤凰寨等阵地进犯。守卫在黄广公路前哨阵地龙头寨的我军189师(凌压西)部与日军长谷川部队血战。敌人凭空中飞机、地面大炮及施放毒气而侵占了我龙头寨防地。

9月1日 日佐野联队,在其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我29集团军防地双城驿猛攻,并施放毒瓦斯,一度侵占我双城驿。当夜我189师还收复了龙头寨和双城驿及以北高地。

9月2日 我龙头寨阵地工事被日寇飞机、大炮炸毁,遂被其侵占。

9月3日 日军兵分两路向我双城驿、大坡等防地猛攻,我29集团军拒敌坚守,日出动飞机大炮轮番轰炸,阵地遭破坏,相继失陷。

9月4日 日寇向我毕家寨猛攻并施放大量毒瓦斯,阵地被敌突破。为争夺凤凰寨,往返数次,战斗尤为激烈。我68军119师李金田师长冒着敌人炮火,赤膊上阵,组织大刀队与敌肉搏,杀死日军300余人,夺回失地。日寇再次大量施放毒瓦斯,致我英勇的119师400多官兵中毒殉国。

9月5日 我26军32师与198师等部连续反击,夺回郑公塔、彭家垸等阵地。日寇随即出动飞机百余架,对县城梅川及各阵地轮番狂轰滥炸,我31军103师某连连长叶成章在老鹰岩阵地击落日机1架,机身坠落芦河旁,机上两名驾驶员毙命,机身刷有“昭和十二年制造”标志。

   同日,日寇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我毕家寨、大佛寨、狮子山、田家寨、车坊铺、卓木尖、五峰山、南山寨等阵地猛扑,我守军与日军殊死博斗,因伤亡过重,大部分防地相继失守。

9月6日  日寇纠集陆、空部队,4个联队,分3路入侵我县城梅川,我守军浴血抗战。凶残的日寇施放大量毒瓦斯,我军某部200余人全部殉国,当夜国军撤离梅川。

9月7日 日寇侵占梅川后,当即以其主力3000人往西向我松阳桥推进。我松阳桥阵地55军曹福林部与26军肖之楚部左右夹击,歼灭日军2000余人,缴获大炮36门,小炮12门,机枪20余挺,将敌人压迫到松阳桥以东地区。

9月8日 县城梅川失陷后,我五战区从漕河、蕲州调来援军,开始全面反攻。84军覃连芳的188师及31军韦云淞的113师从黄婆凹方面向日寇侧背攻击,盘踞梅川的日寇仓皇逃命,梅川克复。我189师反攻五峰山、后湖寨及十里铺,歼敌过半,日军遂向竹木尖溃退,我176师攻克大抒口。

9月9日 我26军肖之楚部,攻克许家铺、竹林下、孙家河、松阳桥,毙敌甚多,并俘敌20余人,荆竹铺、东五里坡等地一并收复。

9月10日 我26军肖之楚、韦云淞部反攻县城梅川。我55军曹福林部、44军彭诚孚部配合我第七军张淦部,反攻松阳桥及界岭一带。

9月11日 我军188师收复苏家铺、26军韦云淞部收复岳山。黄广公路日军被我切成数段,首尾不能相顾。梅川被我收复后,日寇派出大批飞机轮番轰炸,国军固守各高地据点,并增援反攻,血战数日,我军受挫始退。

9月12日 日寇先后两次大量施放毒瓦斯,我梅川再失。随后松阳桥以东日军又在增援,我55军右翼阵地被敌突破,被迫转移高山铺一线。

9月13日  日军稍作休整后陆续增兵近万,又向我55军曹福林部界岭猛攻,下午均被我军击退。

9月14日 日寇侵占蕲广界岭,但进漕河企图屡遭挫败,迫其改变军事部署。仅留部分兵力在界岭正面构筑工事防我反攻。主力部队则转师南下,向田家镇要塞方向集结。日寇与我军在松阳~梅川一带交战,同时增援调节与我军炮兵交战。

    日寇入侵广济,不仅在陆地遭到我军顽强抵抗。而且在水路侵犯长江田家镇要塞时,同样受到我军强烈阻击。

9月7日 我炮兵击沉击毁日舰二艘,

9月8日,我海军漂雷队在龙坪新洲江面击沉日舰2艘;

9月9~11日 一小股日军在其军舰掩护下,乘汽艇多次企图在龙坪登陆,均被击退。

9月12日 日舰向武穴炮击,派飞机多架在武穴轰炸;

9月13日 日寇波田支队长(中将)侵占了江南瑞昌县码头镇,并在此向武穴炮击,同时出动飞机数十架在武穴上空狂轰滥炸,使武穴河街正街起火;

9月14日 日军扫雷队,在飞机掩护下,试图在武穴江面扫雷,遭我国军57师猛烈扫射。

9月15日 日主力南下,由第六师团冈村宁茨中将和第11军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及第三师团今村支队等共约15000人,附炮30门,从梅川南下向田家镇要塞前沿阵地崇山口推进。我26军、48军、86军等部奉命侧击,防守崇山口的第二军第九师与86军、26军在铁石墩附近与日寇展开激战,阵地失而复得。

9月16日 日海军续木支队强攻武穴,我军57师施中诚部顽强抗击。在南线战场上,日坡田支队向我57师施中诚(师长)部龙坪、武穴防地侵袭,其舰艇停在龙坪对江的火焰山江面上,由海军陆战队乘快艇从下冯中庙江堤掘口附近登陆猛攻武穴。这次日寇进武穴约200人,一进武穴就杀人放火,烧死、杀死平民30余人。我军57师一个营兵力,经猛烈阻击后,便撤到崔家山、蔡凹一线防守,武穴被日寇侵占。

9月17日 日寇在武穴增兵5510人,仍在武穴烧杀奸抢,无恶不作。又在李家边垸制造惨案,杀死平民210余人,其中村民李黑姐被绑在树上,用利刀活活捅死。

9月18、19日 日寇第六师团及第三师团8000余人,由崇山口向我军103师何绍周部和9师郑作民防地进犯。我121师牟庭芳部抵铁石墩迎战。北线战场第一道防线崇山口阵地,我军9师郑作民部,面对坚锐的日第6师第17旅团主力,又在其飞机掩护下向我崇山口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敌人因我军缺少防空武装,便肆无忌惮地低飞肆虐,对我军构成了严重威胁,我守卫401高地的第53团重机枪一连,少尉排长袁次荣架起迫击炮,调整好角度,击中1架俯冲日机,大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迫使其它日机仓遑逃窜,袁次荣立了大功。

9月20日 日寇全线向我9师鸭掌山阵地进犯,几经回合,终因敌众我寡伤亡过重而转移,撤退时一黄姓连长,带5名士兵将重机枪架在大樟树上扫射日寇、日军冲锋多次,均弃尸而逃。黄连长后因日寇出动飞机轰炸中弹牺牲,五名战士撤离。

9月21日 我86军何知重的103师奉命全线反攻,连克崇山口等地,毙敌70余人,使田家镇要塞趋于稳定。

9月22日 日寇飞机给日军今村支队空投了少量粮食弹药,日寇得到暂时补给,又派3个步兵中队和1个速射炮中队,从崇山口东面向我铁石墩阵地进攻,遭我军103师阻击。我军第9师师长郑作民、26旅121高地第50团1营3连一班班长时克俊从上前那天起一直战火未歇,带领全班将士坚守高地,弹药用完,入夜敌人冲上来,全班战士一声呐喊与敌展开搏斗,时班长的枪被敌人拔掉后,他当即猛扑上去抱住敌人扭打,敌人咬掉他左耳,他怒火满腔,不顾疼痛,双手死死掐着敌人咽喉,将其活活掐死。一场血战,鸭掌山阵地失而复得。

    时克俊班长,丧耳包扎后仍不下战场,继续战斗,这充分表现出中国军人的军魂所在。

9月23~25日3天 雨不断,战场沉静。

9月26日天气好转,日寇出动的飞机不断增加,日军旅团对我鸭掌山及小鸭山阵地发起多次侵战,但最后被我9师官兵勇敢夺回。日寇为了报复又再次出动飞机向我阵地投下近百枚炸弹,还增加100多门大炮向我鸭掌山轰炸,致我阵地将士伤亡惨重,眼看阵地快要丢失,我军身负重伤,曾击落日机的英雄袁次荣排长再显身手,他将阵地上的手榴弹收集起来,不断朝日寇甩去,炸死鬼子数十人,后来敌人发现阵地上只他一人,企图活捉,便蜂拥而上,他毫无畏惧冲向敌群,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日寇同归于尽,剩存鬼子,见此都目登口呆。虽阵地被占,但袁次荣的英雄壮举将永存人间。

9月27日 日寇第16师团为增援今村支队总攻,在海军续木支队掩护下,往崇山口高地增援,向我军121师推进,我军奋勇抵抗。而日军今村支队,涩田部乘虚而入,虽遭我军严惩,但仍夺去崇山口高地。日寇以海、陆、空为一体的战火,从崇山口阵地至田家镇要塞的玉屏山一带成为最激烈战场。敌我双方射出的炮弹,声震大别山谷,我军103、121两师,虽已全力阻击,终因日寇惨无人道,大放毒气,我军被迫放弃。

    此次战役敌我双方均伤亡惨重,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9月28日 日寇13联队山本部队、22联队池田部队侵占了田家镇最高峰的玉屏山与阳城山,后又侵占了上郭象山、冯家山等阵地,田家镇要塞处于三面包围之中。我要塞守军龙子育团长(57师师长施中诚外甥)身先士卒、英勇奋战,最后不幸中弹殉国。另从武穴西犯的日军土师部队约400余人,从盘塘登陆逼近要塞,同时出动飞机40余架次向要塞阵地投下炸弹近千枚,重约10余吨,另配大炮10余门,协同步兵围攻要塞,各个阵地面目全非。我守军57师师长施中诚与敌激战数日,终因寡不敌众,阵地失陷。当晚驻守田家镇要塞的中国海军奉命全部撤离。

9月29日 ,日寇分兵进攻田家镇和马口,上午11时30分日军宣布占领田家镇,田家镇要塞失守。

    自1938年8月29日日军入侵广济至9日28日晚中国海军奉命全部撤离,田家镇要塞失守,表明广济县抗日阻击战全部结束。

    历时月余,由于我抗日爱国将士不怕牺牲,顽强阻击,致使日本侵略军死伤达二万余人(《<中华民国史料丛稿>大事记》第二十四辑155页载),仅一个月来,国军在田家镇要塞战场歼敌六七千人,使日军精锐的第六师团元气大伤,我军先后击落日机4架,击沉日舰21艘,缴获日军大炮48门等。但国军也付出了沉重牺牲,在争夺龙头寨3天战斗中,国军牺牲300余人;在四望山战斗中,国军牺牲2000余人;国军第九师郑作民部在鸭掌山战斗中牺牲2000余人;我军第57师施中诚部在玉屏山和阳城山、田镇等战斗中牺牲300余人;

    日军暴行罄竹难书,所到之处,烧杀奸掳、施放毒气无恶不作,共杀害平民百姓6380人(男4515人,女1865人,其中儿童302人);总计军民牺牲近2万人。日寇强奸妇女和军民伤残无法统计。被烧、被炸房屋9644栋,抢杀耕牛91头,牲猪200余头,掠夺粮食447万公斤,烧毁农具60676件。

这段让广济人民饱含辛酸的屈辱史永远不能忘怀!

   广济县在抗日阻击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是可圈可点的。除了武装顽强抗击,另有两项抗日阻击举措将载入史册。

其一、掘堤阻击 掘开江堤致使江水泛滥,虽然百姓遭受了损失,但致日军机械化装备正常效力受挫(各种车辆、炮车不能运送粮食、弹药、人员及各种军需物资不能正常运输),对日军事部署构成强有力威胁;

其二、沉船封江 汉口航政局局长王光向国民党最高统帅部建议在广济县田家镇与半壁山(简称“田壁工程”)建造4艘“钢骨水泥船”沉江堵塞田家镇与半壁山(封锁长江)来代替江安、江顺、江华等16艘江海客轮应征沉江。此建议得到了最高统帅部批准,责成交通部设立“钢骨水泥船建造委员会”,并任命王光为副主任委员兼任“钢骨水泥船试验所”主任。

  1938年6月初,建船工程开始,王光亲自带领科技工程人员,不到三个月,4条“钢骨水泥船”大功告成,如期交付“田壁工程处”,于8月底沉江,中国海军划田家镇为“武汉前卫”,并置雷区,与陆军守备部队,构成“田家镇要塞”。

    9月初,中国海军越过雷区于武穴附近击沉两艘日舰。随后敌舰连续向我进犯,被我海军击伤、击沉敌舰达16艘。终因日寇海、陆、空协同进攻,大小山炮同步围攻、“要塞”阵地全成弹痕。

    中国海军于9月28日夜奉命撤离,29日11时30分,日寇侵占了田家镇。数日后,英文《楚报》报道:“田家镇江面的水雷已被日军扫除,惟有封锁线构造(钢骨水泥船沉水封江)奇特,日本军舰尚难通过。”可见“钢骨水泥船”沉船封江,有效地阻击了日寇海军溯江西犯进程,延缓了武汉陷落,为武汉转移重庆赢得了宝贵时间。

 

这就是广济县(今武穴市)抗日时期的阻击战始末。

  2015年6月9日

    (资料来源:《武穴抗战》、《简明历史事件》、《武穴地名志》、《广济县志》、  《武穴文史资料1—8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